扯~~

2018-9-5 04:35   [复制链接] 93 1



呓语当歌抱枕吟

编排新梦畅胸襟

蚊声绕耳殷勤唱

莫负良宵贪醉深


2018.9.4




扫一扫,手机浏览分享给好友


举报 只看该作者 回复
最新评论 | 正序浏览
只看楼主|楼层直达:
发表于 2019-2-26 17:43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
我有一个梦


   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。
    病房是间平房。
    我靠在病床的枕头上,对大夫说,“切吧。”
    护士出去,端了个电视机机顶盒似的扁方仪器回来。
    我起身,护士把盒子放在床上,盒子中间有个圆洞,这就是切头机了。
    我盯着圆洞,然后,我的脖子已经插在圆洞上,脖子上面是头,头背对着我。我觉得有点怪,一滴血都没有。
    我看了一会儿,说,“切得不够齐,再来一刀。”
    护士按了一下,切头机开动,脖子短了一点。我说,“这次还成。”
    终于能亲眼看到自己的头顶了,我有点兴奋。头发很短很密,没有一根白色的。我暗自说,这个头型,适合剃光头。
    “咦,怎么是四个旋儿?”我对旁边的人说。我明明记得是三个的。旁边的人走近我的头,看了看说,“就是三个。”
    “那就算是三个吧。”我说。
    然后,醒了。我躺在沙发上,灯亮着,电视机里中央四台正在播报新闻。
    我躺着没动,回忆着梦境,我哪儿来的三个旋儿,分明只有一个。


2019.2.26

*滑动验证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卍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Title - Artist
0:00

    QQ|佛音历史|小黑屋|佛音网站 ( 京ICP备17027177号  

    © 2001-2017 Foyin.org.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佛音论坛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