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>> 佛典故事 >> 佛经故事
雪山童子的故事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有一位名叫雪山童子的求道者,只要有益於人群的事情,他都肯任劳任怨,牺牲自己,实践种种苦行。因为他的作风如此,所以他能通情达理,看透人生的里里外外。同时,他深知生死苦恼是怎麽回事?所以,不论地上海底有任何宝物,他都不看在眼内,简直把它视为尘土,无动於衷。他心目中只为求道,为了这个目的,他决心不惜放弃财产、妻儿、住宅、仆佣和一切身外物,甚至也不在乎抛弃肉身。他抛弃世上的一切,并非希望到得天上的世界,而只希望专心修道、证悟,体会生命的真正乐趣。

不料,帝释天对雪山童子的求法态度,与决心的程度,深表怀疑。帝释天心想∶

「只要佛陀在世间,芸芸与生就能解除一切苦恼,就能获得无限的幸福吗?事实上,求道者固然大有人在,但可以说绝无成佛的人。虽然,肯发善心的人,比比皆是,但通常稍微周到麻烦,善心也立刻消失,而恢复原态了。正像水中的月亮,随著水面波动而动摇,也如同难於成为名画,而易於毁损的情况一样,善心又何尝不是?发心很难,退失容易。世人也常意志坚决,想要发善心,一旦面临生死的苦境时,善心也就消失殆尽,这是很常见的例子。现在,虽说雪山童子发心苦行,暂时没有苦恼,力求清净,但是,这还不能令人相信。我何妨试试他的决心,就可知他能不能得悟了。因为车子有双轮,才能运用自如;鸟类有了翅膀,才能在天空飞翔。行者又何尝不是呢?持戒是何等严谨,如果行者没有真正的智慧,也虽得有结果。福德与智慧,就如同车辆的两个轮子。再举一个譬喻来说,一条雌鱼的胎内虽然怀有无数的鱼卵,但能真正发育成长的,都微乎其微。同样地,肯发善心的人士,比比皆是,却极少人能贯彻始终。据说纯金要历经三项考验,才能判断真伪,即烧、打、磨。现在,何妨也用这三种大法来考验雪山童子。」

帝释天化身为一个人见人怕的杀人罗刹,从天上降落到雪山。他走到以苦行求道的雪山童子身边站住,雪山童子心无恐惧,辩才无碍,且能沈著地应付来著。

「诸行无常,就是生灭之法。」

恐怖的恶鬼高声叫喊佛在过去世说的偈文。苦行者乍听这半句诗偈,不禁喜不自胜。就像旅客在深山里失去同伴,惊慌之下。找回了同伴;也像在黑暗中迷路时,再度远到同伴;或像溺海中人,无意间遇到船苹;或像口渴的人,找到了泉水。总之,苦行者内心非常高兴。的确,一切无常,所有生物皆有生灭。这正是自己所要追求的真理,他心想∶「这不是天上的声音吗?」他立刻起立问道∶「刚才那半句诗偈是谁说的呀?」

他虽然左顾右盼,但除了那个恐怖的罗刹之外,不见任何人影。苦行者暗自寻思∶到底谁为我打开解脱三界苦恼之门呢?我实在感激不尽。芸芸众生在生死界上流转,不料有一位触醒的人,说出如此诗偈。芸芸众生之中,有谁能教导我们无上奥妙的佛道呢?谁是生死苦海中的舵手呢?那位名医能医治世人迷妄的疾病呢?谁能说出半句诗偈,将觉悟之光投射到自己内心,而让我心中的莲花盛开呢?举目四顾,除了罗刹,却不见其他人影。

然而罗刹不会说出如此令人感激的话。但若退一步想,也许这正是罗刹说出来的话。罗刹过去遇见诸佛,或曾听过半句诗偈吧?

若行者一想到此,决心要向恐怖的罗刹问个明白。

「大士呵!你曾在那里得到过去诸佛所说的半句诗偈呢?这半句偈文的意思是,前世、现世和来世是一贯,才是诸佛世尊的正确道理。世上所有众生,常常被束缚在心识里,终身在邪恶中渡过,根本不肯听过去诸佛所说的佛道。大士呵!你曾在那里听到这样宝贵的半偈呢?」

「婆罗门呵!你问我这些事,有什麽用呢?我好几天都没东西吃,正处在断食状态裹。每天不分昼夜到处觅食,至今仍一无所获。现在正是饥渴交加,在心烦意乱下,才说出那无聊的句子。你口口声声要那半偈,我那里懂得什麽意思?你不必再与我谈论这些问题了,我只有盼望食物到手哩!」

「大士呵!倘若你能说出诗偈的全文,我将终身皈依你为师父。大士呵!你刚才所说的话,字句不全,道理也不够充份。且只说半偈,为什麽呢?施予世人财产是有限的,惟独教授佛道的利益无穷。我虽然只听到半句诗偈,却足以令我感激不尽。请你再说出下半偈好吗?请你说那後半偈..」

「婆罗门,你的明智令人敬畏。不过,只想到自己的事,未免太自私,我对你说过,目前,我又饥饿又疲倦,没有力气再说出下半偈了」

「大士,你想吃什麽呢?请你快说。」

「你最好不要问这件事。难道一定要从我口里说出来吗?这样可怕的事也许会吓坏你哩!」

「你说会吓死人,其实,这里除了我以外,也没有其他人在场。而且,我什麽也不畏惧,你说说看,到底要吃什麽?」

「我要吃人体的烤肉,想喝人的鲜血。我的道德很浅薄,只知吃人肉、喝人血。无奈,世上的众生除了兼备福德,还能得到上天的各种护卫。所以,我不能以自己的力量去杀死他们,我今天终日找寻食物,才漫步到这里来,到目前为止,一无所获,饥渴交加。」

「大士,我明白了。倘若我能听到那下半偈,我愿意呈献自己的肉体给你吃。纵使暂时保全性命,但死後的肉体,也会任由狼虎和鸟鹰等吞食。结果也得不到任何福报。倘若我能够求法悟道,我愿意舍弃这污秽的身体,换得洁净之身。」

「难道你真想舍弃自已的肉体,换得仅有八个字的下半偈吗?肯舍弃自己的肉体,说出来任谁也不相信。」

「你真是孤陋寡闻。如果舍弃瓦器,能够获得七宝,那谁都乐意舍弃瓦器。我一直想舍弃污秽的身体,以换得佛身。不料,你都不肯相信我所说的话。我就举出伟大的证人来让你瞧瞧。大梵天王、帝释天和四天王大概能给我做个见证吧?此外,兼备天眼的众菩萨也能给我保证吧?利益众生的诸佛也能给我保证吧?」

「既然你这麽说,我就姑且相信你了。倘若片你肯把自己的肉体呈献给我,我就说出那後半偈来。」

雪山童子听到罗刹的话,内心又燃起求道的希望。接著,他脱下身上的鹿皮衣服,铺成一个法座,恭恭敬敬地对罗刹说∶「请您坐在这要吧!」然後,自己合掌跪下,求他说出後半句诗偈∶

「现在就请您说出那後半偈。」

这时候,罗刹很严肃地说出了那後半偈∶

「灭了生灭,才能享受寂灭。」

接著,罗刹反而催促雪山童子∶

「婆罗门,你已经听到诗偈的全文了,你算是如愿以尝了。那你就得守约,快把肉体献给我了。」

雪山童子听到那後半偈,更是无限欢喜。

「在生灭无常的世上,只要飘泊於生与灭的对立上,就不能获得真正的安心与满足。只有超越生灭两者,处在没有生与灭等烦恼的绝对泣境界里,才有真正的快乐,和真正的觉悟。」

虽然,雪山童子恍然觉悟,也不惜要献出自己的肉体,但他稍後一想,这样一死,即使自己毫无怨言,但对世人却没有好处。於是,他想把这首诗偈——「诸行无常,是生灭法,生灭灭已,寂灭为乐」,永远流传世上。不论身远的石头或墙壁,树木或路旁,就伸手所及,立刻写下这首诗偈,再著衣爬到树上。树神不懂他为什麽爬树?就问他∶

「你要干嘛?」

「我抛弃自己的肉体。已经获得一偈。」

「只为了一首十六个字的诗偈吗?这首诗偈真有如此价值?」

「那是相当宝贵的诗偈。虽仅十六个字,却是贯通前世、现世和来世等三世的诸佛教理。我为这个法而死,既不为名声、利欲和财产,也不想做转轮圣王、帝释天或大梵大王。惟一期待的是,利益世上的一切众生,仅此一念,而舍身於此。」

他果然守约,为了这半偈,不顾一切从树上踪身跳下来了。

但是,他的身体尚未著地以前,突然觉得有个柔软的东西,在半空中捧住他。

原来,那个恐怖的罗刹恢复帝释天的本来面目,本著佛心接住他,并将他轻轻放在地上,然後恭恭敬敬地站在面前合掌,衷心赞叹∶

「你才是真正的菩萨。对於世上的芸芸众生,以及在迷妄中不能得悟者来说,正需要佛陀的正确教义,我所以敬爱佛的教理,也正是因为这一点,请您听我由衷的赞叹。将来开悟时,请您度我。」

当时为了这半句诗偈,而不惜舍弃生命,苦行求道的雪山童子,正是现在的释尊。这种为了半偈而奉献生命的态度,正是学佛者的最佳典范。

《大般涅盘经第十三》

 
  打 印 】【 关 闭
  上一篇:孺子不可教
下一篇:降魔记    
 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
聆听佛音 感悟佛理 养一片佛心
www.foyin.org 浙ICP备05043738